Glorthelion

专注冷cp

同人文的真相

⊂[┐'_'┌]⊃

北有幽昌🇲🇴:

第十一条……一口老血


一言之叶。:



是这样




社会你基哥:







中枪无数……








Mr.Bunnysu:















(╥╯^╰╥)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可以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要关注我了!!!超害怕!!!求您们!!!顺便让我大喊一声:曹丕是个好人!!!】



























【双克】过与往

在阅读前请注意,双克是【吸血鬼克罗里x人类克罗里】
自己的脑洞哭着也要把腿肉割出来【。
————————————————
【一】
        克罗里感到一阵阵的恍惚。
        按理说在他成为吸血鬼之后,许多人类才会有的反应都该消失了才对。这些年间也确实如此,可他偏偏就出现了这种奇怪的症状。
        难道是费里德君在他的棺材里动了手脚?
        这样可不好,有的玩笑不能随便开呢。克罗里习惯性的去推棺盖,但是摸到的却是偏软的触感。他摇摇头,本该灵敏的感官这才慢悠悠的开始工作。
        人的尸体?
        克罗里环顾四周的环境,发现这并不是他在名古屋的居所。看建筑风格和尸体服饰,反而像是几百年前的东西。
        就算他是活了八百年的吸血鬼,面对这种情况也不由得有些发懵。即使是幻术,也很难骗过他的感官。而这真实的感觉……
        喂你没事吧!有人大声喊着并跑过来。
       克罗里觉得在摸清楚实况之前还是先不要暴露身份为好,说不准会有什么更有意思的东西出现呢。所以他推开尸体,慢悠悠的坐起来。
        没事没事,之前喝高了而已。克罗里对着来人说。但是在看见蹲在面前的男人后,他的表情有点维持不住了。
        克罗里大人!您有什么发现吗!一个打扮像是旧时代的圣殿骑士的人小跑着过来。
        有幸存者,看起来像是因为喝醉了被放过一马。男人站起身:你们继续调查吧,剩下的麻烦你们了。
        欸?等等,克罗里大人!圣殿骑士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那个最先过来的男人就已经没了身影。而等他再回头时,发现那个幸存者也没了踪迹。

【二】
        虽说活得久了,但是这并不代表克罗里会把所有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再加上那个圣殿骑士还扯着大嗓门喊,他要是还搞不清楚状况,那就不用再当贵族了。
        刚刚那个人,分明是还未转化为吸血鬼的自己!
        克罗里在房屋间跳跃,他已经很确定这是他曾经待过的地方。所以问题来了,为什么他会出现在几百年前的时空?
        不过比起这个,他更在意的是别的东西。在看见过去的自己的那一瞬间,克罗里对血的渴求突然膨胀到了极点。然而他并没有这段记忆,所以也不清楚未来与过去相遇会引发什么后果。
        如果是费里德君的话,大概会笑着说真有意思然后想办法弄些更有意思的东西吧。
        但是克罗里却不会那么做,有点让他在意的东西他得先去弄明白。他刚刚已经吸了一个人的血,还不小心弄死了。但是那种渴求的欲望却丝毫没有停止,反而还在叫嚣。
        这可就奇怪了,明明他都有点撑了,怎么还是一副很久没喝血的状态?或者说,把他弄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是过去的自己?
        克罗里站在曾经的住所面前,稍微有点小苦恼。

【三】
        虽说对于克罗里而言人类都是家畜,但是过去的自己这种存在感觉还是有点微妙。而且万一过去的自己死了,那么现在的自己会不会消失掉呢?
        这就有点麻烦了呢。不过看起来过去的自己似乎没有认出来,毕竟几百年来克罗里的相貌和发色多少与还是人类的自己有着一定的区别。在这一点上还是有点好处的,至少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去和过去的自己搭话。
        很容易就捏造了一个身份,并且利用过去的自己的思维想法取得了信任。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相当微妙。
        不过比起这些,他还要抑制自己的渴望。这才是最麻烦的事情。

【四】
        一来二去,克罗里没找到回到他自己的时代的方法,却和过去的自己成为了朋友。那种感觉没有消失,反而日愈加强。有时候,克罗里会盯着坐在对面的男人的脖子出神。
        这可不是好现象。克罗里找了个借口,匆匆离开。
        虽说吸血鬼活得很无聊,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会闲得无聊把自己杀掉。毕竟和费里德君在一起还是很有意思的嘛~
        说曹操曹操到。克罗里看着站在面前的银发男人,想了想,还是笑着打了声招呼:午安~费里德君。
        啊呀啊呀,我可不记得我认识你呢,是新贵族吗?费里德笑得让人捉摸不透。
        这不要紧啦,我认识费里德君就好了。硬要说的话,我和费里德君明明也相处了很久了。克罗里摊摊手。

【五】
        不得不说,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而费里德不管怎样也是费里德。克罗里好歹跟他相处了那么久,费里德的性子再怎么也都摸透了。
        费里德一本一本的翻着书:我倒是听说过类似的传闻,像回到过去或者到达未来什么的。那几起案例都不约而同的提到了,完成什么目标或者达成什么条件之类的话。你有遇到这之类的提示吗,从未来而来的克罗里君~
        谁知道呢。克罗里撑着头,也在一边跟着翻书。
        他们两个达成了协议,克罗里不会妨碍费里德的计划,而费里德会帮助克罗里找到回到未来的办法。
        费里德当时是这么说的:毕竟我可是相当好奇呢。过去与未来,人类与吸血鬼,这些相对的东西在一起碰撞会引发怎样的精彩呢~
        不如说,现在我们在这里翻书就是你想欣赏的一部分。克罗里晃晃手中的书,把它们丢到书桌上:这种东西,费里德君你向来看一遍就能记住全部了不是吗。所以根本就没有必要来找吧。
        啊,被识破了。费里德摊摊手:不过还是猜错了哟,我可是真的把什么重要的东西放在书架上了。啊呀,找到了。
        那是一根放在十分精致的小盒子里的银针。

【六】
        然后克罗里就被打发去推着过去的自己下水,费里德去准备另外的事宜。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明明自己插一手,未来就会改变,但是克罗里偏偏想要在一边看着已经知道结果的故事的发展。
        最主要的是,观察还是人类的自己已经是他最大的兴趣。
        明明已经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什么样的表情,什么样的对话,可越是这样,就越是以此为乐。
        这样可不太好呢,不论是从人类还是过去的自己这个方面来讲。克罗里有时候会反省自己的心态。毕竟这可不是什么吸血鬼会把感兴趣的人变成吸血鬼放在自己身边的习惯。

【七】
         不过即使是这样,克罗里也没能完全预料到接下来事情的发展。虽说是要和过去的自己搞好关系以方便推波助澜……
        但是什么时候关系变得这么好了?
        在这一点上,就算是克罗里也有点想不通,最终只得勉强归于难得有个完全能够理解苦恼的挚友上。
        可说是这么说,克罗里已经觉得,自己也有些抽不开身了。
        视线会习惯性的去追逐那个固定的人,即是难以忍耐那种对血的渴望都不想去伤害他……
        啊嘞~克罗里君居然对过去的自己有了感情,真不愧是变态呢~费里德故作惊讶的捂着嘴。
        对此克罗里懒得回应,他正闲的没事做,混在下等吸血鬼里杀着匠人。

【八】
        克罗里托着下巴,看着面前在他眼里就跟剧场无异的发展。
        名字就叫身为人类的克罗里是怎样变成吸血鬼的。
        但是多多少少和他记忆里的有些不一样了。那根银针并不在费里德的口袋里,而是在他的口袋里。费里德也只是像玩耍一般戏弄着面前的人类,还提前说了银器能杀死吸血鬼这种话。
        当费里德扭断人类的手臂后,克罗里再也经不住血的味道对他的刺激了。他直接把费里德打到一边,用手掐住人类脆弱的脖子——他能感受到血液的流动。没有任何犹豫,克罗里一口咬上去,大口大口的吸起来。
         原本脸上写满了愤怒与复仇的人脸上表情忽然呆滞了,他轻轻的喊了声克罗里的化名,你……也是吸血鬼吗?
        克罗里没有回答,一边的费里德拍拍身上的灰,看不出任何不满的态度,反而笑眯眯的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原本已经拿到银针的手停下了动作,最后慢慢的放到一边。
        克罗里在血液入口后,那种饥渴的感觉就已经消失,他再不过是随便填下肚子。对于身下人的动作他很清楚,不过是懒得去管,毕竟那个是没有办法杀掉吸血鬼的。
       在感到过去的自己停下了无谓的反抗后,克罗里反而还有些诧异的停下了动作:怎么?不想报仇了吗?
        濒死的人类扯扯嘴角:我分的清楚报仇的对象是谁。
        我可是跟他一伙的哦。
        那不是你。
        人类真是爱执着于无聊的事情。克罗里站起身:我吃饱啦,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怎么?放弃找你想要的东西了?费里德饶有兴趣的问。
        不,已经找到了。克罗里笑了笑:已经找到了。

【九】
         克罗里伸出手,这次他摸到的是结实的棺盖。
        您终于醒了,克罗里大人。您这次休息的时间远超以往,身体是有什么不适吗?还是这个费里德大人送来的棺材有什么问题?他的副官冯担忧的问。
        没事,遇到了个很好玩的人类罢了。克罗里这么说道:棺材嘛……就这么留着吧。说不准还有机会再见一面呢。

【未授权翻译】pet of sanguinem 克红 费红

@天阴 吃我新找到的安利吗!!!
【话说第一次在lofter上用艾特……会不会用错了?】

世木没有草:

原作者:warriorwing17




原网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809749/chapters/11011073




ao3上一篇超棒的克红和费红向,主要还是克红向的同人。欧美妹子会写那么细致的很少见啊,基本都是直接上【。




未授权翻译,文章也在连载中,有了更新会及时翻译搬运。




也希望喜欢的人可以去ao3上直接看看,我也不确定我的翻译是不是能体现出原汁原味的感觉,个人水平有限。


食用愉快~








chapter(1):


红莲跌落着坐下,他在贵族的臂弯中感到精疲力尽同时也因为身上数不清的伤口和失血而昏昏沉沉。但至少他的队伍和家人已经逃离——他当然知道,这些人是不愿意放弃他离开他的,特别是优。




知道了这些人安全的处境,红莲觉得自己死了也无所谓——至少目前是这样。




红莲颤抖着面对着吸血鬼贵族:克罗里。吸血鬼正拉进着与红莲之间的距离,顺着肩膀上的伤口轻嗅他的味道。




红莲用自己的舌头去舔弄放在口中,就像是自己的后齿是的毒药,这是每个鬼帝军都鼻血带着的东西。这并不是他想要的死亡方式,但是比起不知道要被眼前的吸血鬼做些什么然后被获取情报来说,这显然要好得多。




这些药物的药效非常快,一旦作用就连吸血鬼的速度也无法阻止人类死亡。




在露出苦笑之前,红莲在心中默想着自己本应该说,却没有说出的能够显得稍微合适一些的告别词。对自己的队伍,还有优——那个固执的小鬼。




此时此刻,红莲并没有注意到克罗里正在认真的打量他,所以当克罗里笑着露出锋利牙齿的时候,他还毫无反应。来自对方手指的压迫力逼迫红莲向后仰头,吸血鬼就这样贴了过去。




稍微动了动嘴巴就让打开了红莲的嘴唇,光滑的舌头就这样钻进了红莲的口中。




红莲无法挣脱这样的束缚,挣脱来自这个吸血鬼的让人讨厌的拥抱。当克罗里把那片有毒的药片红红莲嘴里弄出来后,他把快要咆哮的红莲的脑袋拉向了另一侧。松开了对下颚的钳制,克罗里将自己的手转移到红莲被黑色军服包裹着的纤细腰臀。




克罗里把药片吐在走廊上——就是那个已经被破坏的满是碎石的市政厅走廊。




“我现在还不能让你死在我手上,指挥官先生。”他一边说一边带着浅笑,轻轻松松将正在做着无用抵抗的红莲禁锢在自己的胸前,他缓缓的开始在走廊上移动,冯和琪丝就安静的跟在克罗里身后,“如果你那么急着用哪个小药片自我了断,就说明你的的确确有着我想要的情报。”




他拖着红莲,让他贴着自己的身体一侧移动,并且有些享受这种来自人类的虚弱抵抗。克罗里很欣赏红莲那双紫色的漂亮眼睛,还有黑色的短发以及苍白肤色上斑驳的淤青。浮现在指挥官脸颊上的红晕也让人动容。




就像是个漂亮精致的玩偶,让人想要占为己有、想要玩弄。




“我不会告诉你任何东西的,所以你这是在浪费时间,混蛋!”红莲咆哮着,他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并且开始扭动身体希望可以挣脱吸血鬼。




红莲推开克罗里,靠着身后的墙壁开始喘气,却意外的被克罗里高大的身姿夹在了墙壁和他之间。吸血鬼甚至把膝盖顶进了自己的双腿。




红莲的心脏开始狂跳,刚刚已经开始降温的脸颊又开始升温泛红。这和当时费里德在新宿时把自己夹在墙壁那不一样,现在的克罗里的做法有些过分亲密——这让红莲有点不寒而栗。




克罗里并没有去伤害红莲,只是不断地在做一些令人讨厌的肢体接触。




红莲按捺着没由来的恐惧,怒视着自己的对手,他的双眼中燃烧着怒火。




“我从来没见过人类有像你这样的眼神,真让人惊叹。”,克罗里低语,他用手掌——像是在拿杯子似的捧着红莲的脸,用拇指沿着腮骨抚摸过去。“你不用告诉我任何事情,小羊羔。越是沉默,就意味着我们要保持这样的状态的时间越长。你看上去是个聪明人……所以我确定你已经意识到我能对你做的所有事情,”




克罗里把手移到黑色制服前,将它撕开,露出里面干净的白色衬衫。他看到一边肩膀的处的衬衫已经被染红。他微笑着注视红莲睁大的紫色眼眸。




这个贵族很想知道红莲是否一直到自己的眼睛是那么有表现力,不过克罗里并没有要指出的意思。这在他看来,是红莲的一种个性,如果他指出,红莲就会把这一部分隐藏起来。




“冯、琪丝,你们稍微去别的地方玩一下如何,”克罗里对自己的两个下属说道。




一边说着,克罗里拖动着苍白虚弱的人类向在自己左边的一扇门走去。


------------------






一章的内容超多……而且原作者似乎不太喜欢排版,看上去超级累【。


有的内容不是完全一板一眼翻译的……


费里德在chapter2中出场,还要请各位稍等啦


喜欢克罗里的小伙伴请扩列prprpr


一个人好撒鼻息!!


请喂我粮食!!